您现在的位置: > 马赛 >

映象新闻

  法国病毒学领域权威迪迪埃·拉乌尔 教授多年来致力于传染病、微生物以及病毒的研究,在他看来,所谓“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”的说法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空想,没有任何科学依据。而中国在防控疫情方面取得的成效,与一些西方国家形成鲜明对比,值得肯定和赞赏。

  法国艾克斯-马赛大学微生物学教授 法国马赛地中海传染病医疗与教学研究所主任 迪迪埃·拉乌尔:新冠病毒的来源最有可能的假设是来自某一动物群落,也就是说,病毒传染到了动物身上,随后再传染给了人类,在人与人之间具有了传染性。到目前为止,所有的病毒性传染病都是这样的,每当有一种新的病毒出现,就会有人假想它是人造的。但迄今为止,人类还不可能制造出一种崭新的病毒,没有人能做到。

  拉乌尔教授说,在医学研究结果出来之前,就对病毒的来源做“空想”和“假设”,没有任何意义。 现阶段我们对于很多病毒仍然处于有待认识的阶段,仍需很长时间研究,不能妄下结论。

  法国艾克斯-马赛大学微生物学教授 法国马赛地中海传染病医疗与教学研究所主任 迪迪埃·拉乌尔:我们对于很多病毒,仍然处于有待认识的阶段。有些病毒,我们发现不了,也有些病毒,我们没有能力鉴别。因此有很多传染病仍然无法解释,原因就在这里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中国短时间控制住了疫情,并且向世界其他国家分享了抗疫经验。拉乌尔教授表示,中国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快速、有效,与一些西方国家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法国艾克斯-马赛大学微生物学教授 法国马赛地中海传染病医疗与教学研究所主任 迪迪埃·拉乌尔:中国显然是很好地控制了疫情,并且由于采取了很好的策略,很快取得了成效。中国的策略是给所有病人治疗,我很欣赏这点。但有些西方国家认为,如果没有足够的治疗机会,就先等等,那么不出所料,死亡人数会越来越多。

  新中国成立70年来,如何建设全新的社会主义国家、不断完善和发展治国理政的能力和水平,是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核心议题。如何认识国家治理现代化背后的历史流变,如何理解国家治理现代化隐含的理论逻辑,如何勘定国家治理现代化推进的实践路径,既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,也是一个紧迫的现实议题。

  成仿吾,1897年8月出生于湖南省新化县,早年留学日本,1921年回国。湖南娄底市博物馆预留着400平方米的纪念室,将专门用来陈列成仿吾的生前用品、手稿、藏书等近900件珍贵文物。

  三月春风拂面来,春天的脚步翩然而至,华夏大地已日渐感受到冬气消逝、春意回归的气息。俗话说:“一年之计在于春”,春天代表着生机与活力,象征着萌发的希望,也正是每位党员干部认真学习知识、夯实专业储备的好时节,这其中也离不开干部对学习持之以恒的执着与一往无前的信念。